纳卡战火再起:一场无法避免的战争?

  • 时间:
  • 新闻详情
  • 转载来源:澎湃新闻

纳卡战火再起:一场无法避免的战争?...《纳卡战火再起:一场无法避免的战争?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位于外高加索地区的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两个邻国,在纳尔戈诺-卡拉巴赫地区(Nagorno Karabakh,以下简称“纳卡”)的冲突升级,演化为一场伤亡不小的战争。这场爆发于9月27日的战争目前仍在持续,阿塞拜疆当局在30日宣称已经造成亚美尼亚军队多达2700人伤亡,并且基本上摧毁了该国的防空导弹设施;亚美尼亚方面则发出声明,称已摧毁了阿塞拜疆地面部队的137辆坦克及装甲车。除了部队伤亡之外,据多家媒体报道,两方交战也造成了相当数量的平民伤亡。

尽管这次冲突并不是该地区第一次出现这样的局面。但在新冠疫情蔓延、国际多地政局不稳的情况下,外高加索的战事会在多大程度上引发地缘政治危机的连锁反应,也相当值得关注。截至目前,包括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以及欧美多个主要国家在内,都就战事发声,其中不乏缓颊之词,但也有土耳其插手战争的迹象流出。一方面,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历史上本就是一对冤家,纳卡地区这个火药桶,虽然声称自己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但又不为国际社会广泛承认;另一方面外高加索战事的延续和升级,对于有意斡旋或者搅局的周边地区大国来讲也是机遇和挑战并存,甚至对于国际能源市场也可能是一颗未爆弹。

2020年9月28日,阿塞拜疆国防部公布阿方打击亚美尼亚据点的关键时刻。(视频截图)

2020年9月28日,阿塞拜疆国防部公布阿方打击亚美尼亚据点的关键时刻。(视频截图)

早有预兆的冲突升级

纳卡问题是自前苏联末期就已经遗留下来的主权争议。1988年,当时仍为苏联加盟共和国的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之间就因为纳卡地区的归属出现争端。这个原本属于阿塞拜疆的自治州,居住人口的大部分却都是亚美尼亚人,也因此出现了分离主义倾向,该自治州的居民甚至投票表决愿意脱离阿塞拜疆加入亚美尼亚,此举自然也遭到了阿塞拜疆方面的强烈反弹。此后两国都在1992年脱离前苏联宣布独立,但纳卡问题悬而未决又衍生出了更大的争端,到了1994年,一场全面战争爆发,最终由亚美尼亚实际控制纳卡地区告终。此后纳卡大小冲突不断,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地区大国也屡屡斡旋,土耳其则选择与阿塞拜疆站在同一阵线。

如今的纳卡地区宣称自己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名称是“阿尔察赫共和国”(Artsakh)。尽管国际社会并未予以承认,但纳卡地区却俨然已经是一个亲亚美尼亚的政治实体。另一方面,尽管亚美尼亚看似在纳卡问题的归属上占了不少便宜,但在外高加索三国(另外两国为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之中,亚美尼亚一来是一个没有出海口的内陆国家,二也不如邻国一般有足够良好的能源储备,再者亚美尼亚的绝大多数人口笃信基督教科普特正教会,在外高加索及邻近地区之中都属于异类。这种颇为微妙的地位以及先天条件上的劣势,使得亚美尼亚不得不更多地寻求其他政治力量的干预,游走于美、俄与欧盟之间。

另一方面,民族主义的膨胀使得亚阿两国时不时会出现与民族争端相关的事件。除去武力冲突之外,亚美尼亚境内的反阿塞拜疆情绪导致了不少难民潮的出现,1988年,当时还是苏联加盟共和国的亚美尼亚为应对当年在巴库发生的亚美尼亚难民潮,驱逐了境内的不少阿塞拜疆族居民;1990年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还推翻了一座清真寺;纳卡战争让难民潮加剧,大批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族人被迫逃到邻国,亚美尼亚境内的一些阿塞拜疆人定居点也遭到了清洗。而疫情的到来也使得这种民族冲突在边境封锁的措施之下愈发加剧。两国的历史争端延续至今,甚至波及其他领域,例如,2019年的欧联杯足球赛决赛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举行,但参赛球队之一的英国阿森纳俱乐部阵中就有来自亚美尼亚的当家球星姆希塔良。尽管欧足联方面给出一定的承诺,称会尽力保障球员乃至球队的安全,但考虑到两国关系,姆希塔良最终并未随队出征巴库,阿森纳也在决赛之中惨败给了切尔西。纳卡战事时断时续,在阿塞拜疆则出现了一款以这场冲突为背景的游戏《在占领下:舒沙》。这款游戏发行于2012年6月23日,正是阿塞拜疆军队的纪念日,其背后的意识形态义涵也不言而喻。

如今这场冲突已经有了愈演愈烈的趋势,对于多数注意到两国冲突的人们来说,在举世抗击新冠的情况下突然爆发需要进行全国总动员的战争,似乎颇为突然。但据长期关注欧亚各国的媒体Eurasia报道,这场战争的到来并不意外。至少在过去三个月时间里,两国的冲突是在逐步升级的状态之中。阿塞拜疆方面似乎早已准备好了夺回在名义上应该属于该国管辖的纳卡地区;今年七月,亚阿两国之间就已经出现了武力冲突,双方则都在指责是对方先挑起了战事。阿塞拜疆方面,长期统治该国的阿利耶夫家族的统治尽管不时会遭遇国内异见人士的抗议,但过去该国也有意识地操盘舆论,用经济成果和民族主义双管齐下以稳定国内局势。而土耳其在今年七月之后的介入也让纳卡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亲阿利耶夫家族的媒体则曾在七月的冲突之后指责格鲁吉亚方面为塞尔维亚运输军火到亚美尼亚大开方便之门。

与阿塞拜疆不同的是,亚美尼亚政局在两年前刚刚历经动荡,受民众推举的“政治素人”帕什尼扬成功上台,挤掉了饱受指责的前总理萨尔基相。但新面孔并没有为亚阿关系带来改善,帕什尼扬的反阿塞拜疆路线显得颇为强硬,也使得巴库当局感到失望,并最终一步步走向了试图以武力手段解决争端的局面。

国内动员与国际影响

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为影响纳卡问题走势的因素。随着全球大流行的到来,纳卡地区也不能幸免,与亚美尼亚的人员往来使得该地区出现了一定数量的病例。不过,疫情带来的更大影响是它拖缓了两国的谈判进度。在帕什尼扬上任之后,阿利耶夫当局一直试图与这位新总理展开对话,并且朝着自己希望的方向解决纳卡争端。但事与愿违,尤其在七月份的冲突过后,两方的谈判并无多大进展,疫情也让类似的谈判进度几乎为零。

于是在七月份的冲突过后的两个月,一场更大规模的战争在9月27日打响,而两国的反应也都非常引人关注。亚美尼亚方面颁布了全国戒严令,并且实行军事总动员。亚美尼亚方面指责阿塞拜疆军队攻击了在纳卡地区的平民居住区,造成了20余人的人员伤亡。总理帕什尼扬在27日当天就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戒严和军事动员令“即刻生效”,该国国防部也发表声明,认为阿塞拜疆当局对此次冲突升级“负有全部责任”。亚美尼亚当局在纳卡首府斯捷潘特耐克遭到阿方军队攻击之后给出的回应也极为强硬,该国国防部宣称已经击落了两架阿塞拜疆军用直升机和三架无人机。不过,北京时间29日晚也传出消息,亚美尼亚方面称一架战斗机在本国领空遭到土耳其方面击落,而土耳其随后否认这一指控。

与亚美尼亚一样,阿塞拜疆也在战事爆发之后进入了“战时状态”,首都巴库也实施宵禁政策。Eurasia的另一篇报道提到,阿塞拜疆此番兴兵,即便无法完全夺回纳卡的控制权,也是希望能够部分控制住该地区。在30日,一篇身在阿塞拜疆的中国人所写的战时见闻也在中文互联网上流传,文中提到作者所目击到的阿塞拜疆人大多爱国主义情绪高涨,随处可见阿塞拜疆人悬挂乃至身披国旗。这篇文章也提到了与阿塞拜疆交好的土耳其,称土耳其在这场战争中鼎力支援阿塞拜疆,而平常两国的友好关系以及在民族上的亲近感,也让巴库街头屡屡出现两国国旗并置悬挂的现象。

不过在战时状态之外,阿塞拜疆还出现了对异见人士的弹压。据OC Media报道,一位名为Giyas Ibrahimov的反战主义者日前宣称自己被阿塞拜疆当局扣押,理由是他在互联网上发布了反战主题相关的信息。但在举国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情绪高涨的战争期间,Ibrahimov显得形单影只,脸书上的不少阿塞拜疆用户直言其所作所为和被扣押一事完全是他咎由自取。

除了在两国引发战时动员以及民族主义的高涨之外,亚阿的战事升级,也让国际各界十分关切。路透社的一篇报道就提到,纳卡战事虽然暂时未对国际能源市场带来大规模的冲击,但一旦战事延续,很有可能因为该地区的油气资源无法出口而导致能源价格的变动。两国之中,阿塞拜疆的油气资源非常丰富,该国虽然看似版图不大,但在正常情况下,每天能够提供占世界日产量1%的石油资源。因此,纳卡局面的恶化,或许将导致阿塞拜疆的油气资源无法正常输送,进而扰乱国际能源市场。而在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该国的Metsamor核电站此前因为地震等因素已经发出预警,一旦武装冲突持续或加剧,这一设施的安全会否遭到波及也成为一大难题。

地缘政治格局作为X因素

比起前景未知的国际能源市场,地缘政治的博弈则在纳卡战区上空开始显形。前文提及的土耳其,就是亚阿战事之外最令人瞩目的第三势力。比起其他仍在呼吁亚阿两方克制的政治力量,土耳其的介入更为直接也更有可能引发战事的升级。在民族认同上,土耳其和阿塞拜疆历来有着更为亲近的关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也丝毫不掩盖对阿塞拜疆和阿利耶夫的支持。BBC中文网的一篇报道援引了埃尔多安的声明,土耳其总统呼吁国际各界声援阿塞拜疆,共同对抗亚美尼亚人的野蛮入侵,这与其他呼吁停火的声音显然有着极大差别;甚至在土耳其国内的舆论场上,呼吁和平的声音也相当罕见。

尽管在30日,土耳其方面否认击落了亚美尼亚的战机,但土方在纳卡战场却并未也不可能缺席。亚美尼亚方面对于土耳其的介入多有抗议。一些媒体也报道了土耳其方面已经将本国扶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力量送往纳卡战场,以支援阿塞拜疆部队。亚美尼亚方面宣称这些来自叙利亚的雇佣军有多达4000人,而阿塞拜疆则予以否认。

在纳卡战局之中,土耳其的角色之重要不仅在于该国与阿塞拜疆交好,而且还在于该国和亚美尼亚堪称世仇。若要细数土亚两国的矛盾和仇恨,恐怕其程度并不亚于亚阿两国。一场发生在1915年至1917年间的亚美尼亚种族大屠杀,如今仍然是亚美尼亚人共同的历史伤口。这场种族灭绝发生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境内,这个帝国当时在对待境内非穆斯林的少数族裔时采取了严格的等级制度,并且打压少数族裔的地位。从19世纪中后期开始,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奥斯曼帝国境内的亚美尼亚人屡屡抗争并要求独立,最终换来的是一次比一次激烈的镇压。一战期间,卷入大战的奥斯曼帝国宣称境内出现了亚美尼亚人主导的暴乱,随即通过了一系列法案,大规模搜捕和屠杀亚美尼亚人,并直接接管亚美尼亚人的财产。据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统计,共计有60万亚美尼亚人死于这场种族灭绝之中。不过事后土耳其人却并未承认这场屠杀,即便是一战后成立的土耳其共和国当局,直到今天立场也依旧未变,埃尔多安甚至提出让两国及国际上的历史学者共同重审这一事件,遭到了亚美尼亚方面的反对。

土耳其之外,另一股地缘政治势力伊朗在这次战事之中并没有过多干预。如今伊朗境内毗邻阿塞拜疆的地区依然有着分离主义势力存在,该国西北部的伊朗阿塞拜疆地区内居住着为数不少的阿塞拜疆人,也包括一些亚美尼亚人和库尔德人。尽管民族构成颇为多样,但一些阿塞拜疆人把这个伊朗最为富裕的地区之一直接称为“南阿塞拜疆”,这背后多少也存在着政治考量。截至目前,伊朗当局并未有像土耳其那样明显的立场偏向,而是如同联合国以及欧美各主要国家一样,呼吁双方进行和谈。

呼吁和谈的斡旋大军之中也少不了俄罗斯的身影。在前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与外高加索三国的关系错综复杂,既与格鲁吉亚发生过战争,也对亚美尼亚政局多有插手;在普京上台之后,莫斯科方面与阿利耶夫当局也逐步改善了关系。而无论俄罗斯、美国还是欧盟各国都在等待双方恢复克制并坐上谈判桌前。但目前为止传出的最新消息是,亚美尼亚总理帕什尼扬拒绝了俄国方面出面的和谈,他表示:“和谈需要合适的时机与氛围。”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在接受俄国媒体访问的时候也强硬回应,称帕什尼扬已经拒绝了和谈,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和谈无疑只是奢谈。

如今各方对于纳卡战局走向的可能性大多并不乐观,一些观点认为战事仍将继续,且有可能升格为全面战争。纳卡地区之外,包括法国在内的欧盟国家对于土耳其的谴责也有可能刺激土方进一步在纳卡地区搅局。1994年的纳卡战争让多达20万阿塞拜疆的亚美尼亚族人,以及60万亚美尼亚与纳卡的阿塞拜疆族人被迫流离失所,而9月27日以来这里的新一轮冲突也已经夺去不少平民的性命,一旦战事升格,考虑到两国长年交恶的情况,或许动荡的将不仅仅是国际能源市场。

声明:本文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图片等素材版权属于原作者,平台转载素材出于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与学习,切勿作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联系(93898856@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我们尊重版权,也致力于保护版权,站搜网感谢您的分享!

猜您喜欢: